和聲風動竹棲鳳 平頂云鋪松化龍 黃賓虹的對聯

2019-12-16 14:40
來源: 作者:曹鵬字號T|T轉發打印

■ 黃賓虹(1865—1955年),初名懋質,后改名質,字樸存,號賓虹,別署予向。原籍安徽省徽州歙縣,生于浙江省金華市。中國近現代國畫家,擅畫山水。

《黃賓虹全集》書影

黃賓虹創作的篆書對聯數量應當可觀。據我統計,1945年至1948年黃賓虹致鮑君白的信中所記載僅寄給鮑君白一人的,就至少有十六副(有的只說寄了對聯但未標明數量)之多。

就正式出版發表的文獻而論,黃賓虹的對聯基本是篆書,分為大篆、篆書或金文與古籀文。黃賓虹對古文字有專業研究,尤其酷愛收藏研究古璽印,他在畫家與美術史論研究、編輯、出版、教學之外,花費心血最多的可能是古璽印收藏了。

清朝文字獄嚴酷,乾嘉樸學應運而生,文字學小學成為熱門學問,這種對文字學的熱衷沿襲到民國時期,以章太炎為代表的國學家致力于《說文解字》研究分析,清末民初甲骨文研究又興起,觀堂王國維、雪堂羅振玉、鼎堂郭沫若、彥堂董作賓所謂“甲骨四堂”成為學界明星。

黃賓虹收藏古璽印,不是為了囤積居奇,不是為了投資升值,甚至不只是為了個人賞玩,他主要是通過收藏古璽印來收集研究古文字。他的動機是純粹學術性的,雖然后來為了生計奔波于上海、北京、杭州之間,寄存的物品屢遭劫難,很多珍貴的古璽印丟失了,但是他并沒有真正掛懷得失。不是強為之辭曰得魚忘筌,黃賓虹收藏古璽印的初衷本來是進行古文字以及印章藝術研究鑒賞,他通過收藏得到了知識上審美上的收獲,已經值得滿足了。通達如黃賓虹先生,當然明白人生有限,萬物皆過眼云煙的道理。

黃賓虹一生癡迷于收集研究金石文字,對古璽印與青銅器上的銘文下了極大的工夫進行研究,因此用大篆金文作對聯能信手拈來。他在寫篆書對聯時,有時會標明“集商周金文”“集周金文”“集金文”“集古籀文”“集篆字”等等,以示有出處有依據,使其對聯有厚重的書卷氣,古樸典雅,一望而知學問高深,非一般書法家畫家可及。他的篆書風格多樣,有時差異很大,并不像鄧石如、趙之謙、吳昌碩乃至齊白石那樣有比較固定專一的風格,讓人可以一眼就辨識出來。

黃賓虹在1919年給黃昂青的信中說:“又擬挽二舍弟聯句,祈代購紙書寫與之:越水吳山,驚愕鄉心千里夢;弟居兄出,睽違人事十年期?!?(《黃賓虹文集》“書信編”第251頁上海書畫出版社1999年版)這段話應當可證黃賓虹幾乎不寫篆體以外的對聯,因為挽聯不宜篆體,否則眾人不識容易引致疑義,所以黃賓虹在二弟去世后只提供了挽聯文字,而請他人代為書寫。如果黃賓虹能寫楷書對聯,沒有理由搭人情假手別人書寫自己挽二弟所撰對聯。

他在致黃居素的信里說:“書畫之道不外筆法墨法章法三者,用墨之法全視筆中而出,一筆之中有數色之墨,一點墨之中有干濕互用?!保ā饵S賓虹書信墨跡》第189頁榮寶齋出版社1999年版)黃賓虹對聯中有極精彩者,正是這番話的具體實踐??梢哉f,黃賓虹的書法作品最主要的形式就是對聯,其對聯的妙絕之處與其山水畫是相通的,以獨特的筆法墨法章法取勝。眾所周知黃賓虹繪畫喜用宿墨,而且善于用水,他的對聯里也有使用這一技法的,如1954年所寫“和聲風動竹棲鳳,平頂云鋪松化龍”,顯然是用宿墨所寫、水墨暈染,看上去像是偶然效果,其實應是刻意追求的結果,為書法增添了畫意。黃賓虹在一封上世紀四十年代寫給傅雷的信中說:“拙篆系用明代羅小華、程君房陳墨,近裱工未審先用膠礬,故糊?!?(《黃賓虹文集》“書信編”第208頁上海書畫出版社1999年版)是不是晚年有筆跡墨痕涸漫的對聯,也是因為用陳墨而裱時未得膠礬所至?

有人把黃賓虹推崇為書法大師,甚至認為其書法成就與其繪畫成就旗鼓相當,這顯然主觀色彩太重,人為拔高了其藝術成就。黃賓虹對書法極其重視,熱愛書法,他在致卞孝萱信中說:“鄙人嗜古今人書法如性命,若敦煌晉經及時賢之作,無不購求”,但是不等于他的書法成就有多高。公允地評價,黃賓虹金文書法自成一家,但其行書楷書草書大體還在畫家字的范疇。

主流書法學界對黃賓虹的字是有看法的。邱振中在《黃賓虹書法與繪畫筆法比較研究》一文中指出:“黃賓虹在學習書法的過程中,沒有一個逼肖古人的階段?!保ā抖湓啤返诹募包S賓虹研究”第133頁上海書畫出版社2005年版)在傳統書法語境里,這是相當嚴厲的批評,也就是認為基本功不夠。同一篇文章里還說:“實際上他對草書的理解受到時代的制約,在很長時間里未能探觸到草書的核心?!薄包S賓虹的行書創作,大字作品基本上是在進行認真排列而已,用筆和結構都顯得生疏,缺少統領整個作品的活力和連貫性?!鼻裾裰袑S賓虹的金文對聯予以了有保留的肯定:“黃賓虹的金文作品大多是對聯和臨寫的青銅器銘文,這些作品一般都比較完整。這或許是由于對聯程序固定,易于擺布,書寫時較便于把握;至于臨寫銘文,書寫時有所依憑,比較比獨立創作要容易得多?!保ㄍ蠒?30頁)

黃賓虹最經常使用的是行書,結構取法唐太宗《溫泉銘》以及顏真卿《爭座位帖》。他的楷書較軟而草書較硬,均非其長項。他的對聯上下款以及釋文基本上都是行書,有時出以楷書。與對聯的篆書主體相比,黃賓虹的上下款書法顯得弱一些,不過,落款時他往往會寫明七十、八十、九十的年齡,多少可以減少人們對他的挑剔。

黃賓虹對繪畫以及印章金石方面的論著很多,而講書法就要少得多。他雖然寫對聯,但是并不收集或保存對聯文字(《黃賓虹文集》“詩詞編”收集了各種文獻資料記載的黃賓虹對聯,也不過二十四副,絕對是掛一漏萬),也不談論對聯的寫作,只在1915年發表于《南社叢刻》第14集致柳亞子信中,有一段話:“仆近在老垃圾橋北,辟一廛宇曰‘宙合齋’,以與同人敘談。擬撰楹帖云‘宙有往古來今之訓,合于天工物巧而珍’,祈郢正之?!本妥灶}書齋楹聯文字向柳亞子求教。黃賓虹所書對聯以自撰為主,有時也頗費推敲,他致黃樹滋有多封信函言及對聯,其中一次說:“拙書聯語倉促未佳,暇可再作?!?(《黃賓虹文集》“書信編”第298頁上海書畫出版社1999年版)

值得注意的是,黃賓虹在《虹廬談叢》有一節《李蒪客文章架子》記了一段對聯資料:“又言其館商城相國家,偶以李翕西狹頌碑屬集字作聯語,因集得八言四聯、七言四聯,撮錄于此云:懿德美儀斯曰人瑞,喜禾甘露乃歌年豐;致石成山蓄谿得水,安門對月就閣臨風。以上八言。廣庭夜靜容明月,高閣人來愛遠風。庭正面山云吞吐,門為臨水月先來。常愛谿山對無事,不難風月集佳賓。隔石清谿常月阻,緣庭古木有風來。又其自集得五言兩聯云:有時趨郎吏,無事對古經。宿好治鄭禮,余事歌楚詩。七言四聯云:有時水宿就明月,無事山行移遠云。兩山古木財容騎,一曲清谿數駐車。靜臨水閣先知月,屢沒山門為阻云。無事亦趨郎吏集,得錢時對美人歌。碑中‘才’作‘財’,‘弈’作‘亦’,古字皆通用。楹語集聯,其余事已?!保ā饵S賓虹文集雜著編》第396頁上海書畫出版社1999年版)這是我見到的黃賓虹涉及收集對聯文字內容的唯一一例,反映了他對集聯很感興趣,但是就我所見,他并沒有留下書寫《西狹頌》集聯的墨跡作品,這也許是因為《西狹頌》是隸書,而黃賓虹只寫金字大篆對聯。

近年來坊間頗流行編印出版集古碑帖對聯集,黃賓虹抄錄的這組李慈銘《西狹頌》集字聯,豈不是現成的名家集名碑對聯的素材?

承蒙書法家王曉橋先生相告網上有多種民國集聯資源,其中有林葆恒《集宋四家詞聯》、楊調元《綿桐館集聯匯刻》、徐珂仲《易林分類集聯》(后兩種均為商務印書館出版)、《集聯匯選初編》等,可見集聯在民國時期就在坊間頗有市場。今昔對比,近年來就我所見圖書市場行銷的集聯圖書均為書法碑帖名作集聯,而未見經史子集類的集聯圖書。

2019年9月21日北京閑閑堂

相關新聞

網友評論

0條評論(查看)
會員登錄名 密碼 匿名發表

所有評論僅代表網游意見

圖說天下
双色球蓝球2017140